2021,中國互聯網醫療的高光時刻已來!

發布時間:2021-01-30

2020年,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席卷全球,對于廣大民眾來說,無疑是一場挑戰,但對于互聯網醫療行業來說,更是一場機遇。


幾乎一夜之間,互聯網醫療完成了一輪有史以來最廣泛的用戶教育和市場普及。緊接著,政策的密集出臺、瘋狂涌入的產業資本、以及民眾爆發的互聯網醫療需求,讓互聯網醫療乘著新基建的東風,迎來爆發式增長。


2020年10月,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,據國家衛健委透露的最新數據顯示,目前全國已經有900家互聯網醫院,遠程醫療協作網覆蓋所有的地級市2.4萬余家醫療機構,5500多家二級以上醫院可以提供線上服務。對比去年同期數據,截至2019年10月,互聯網醫院數量僅為269家,行業發展態勢可見一斑。


但同時,互聯網醫療又是“易攻難守”的,正如丁香園醫學論壇創始人李天天所說,“醫療有時移不動”。受限于醫療行業的特殊性,政策法規的不完善、傳統醫療機構改革阻力、優質醫生資源缺乏等多重影響,都會使其發展會遠遠慢于其它領域。


如何突破瓶頸,在這個行業風口中迎來春天,未來繼續扛起邁向深水區的醫改旗幟?是整個互聯網醫療行業都在思考的課題。疫情帶來了轉機,但如何將轉機為我所用,還需要更多的探索和打磨。


國內“互聯網+”的概念提出已近10年,從剛剛起步時的一路摸索磕磕碰碰,到如今“八仙過海各顯神通”,焉知未來不會實現真正的“星火燎原”。



互聯網醫療市場,繞不開需求

2020年9月,家住深圳的陳女士6歲兒子晚上突發高燒,如果按照以往的就診模式,陳女士只能急急忙忙抱著患病的兒子趕往醫院,光是排隊掛號的時間可能就要耗費一兩個小時的時間。但有了互聯網醫院,陳女士可通過線上的兒科發熱門診問診醫生,明確病情,醫生開具藥方,并給出一些降溫措施建議,接下來陳女士只需在家坐等藥品快遞送上門即可。


互聯網醫院的建立,對于患者而言,減少了來回奔波、排隊干等的麻煩,提升了就診便利性以及滿意度;對于醫院而言,不僅緩解了排隊擁堵的現象,獲取病人的途徑也更多元了。


疫情是互聯網醫療需求的催化劑,需求的增長,才是這個行業可持續發展的真正動力。一個健康而完善的行業,支付方、服務方、需求方可以全部找到自己的站位,三者得以協同,共同推進。疫情環境下爆發的線上診療需求,是促使這三方逐漸展露的最好催化劑。


現狀破冰,離不開政策

據統計,2020年,互聯網醫院領域總共出臺56條積極支持性政策,涉及到醫保支付、完善智慧醫院建設、網售處方藥等各方各面,連續性強、落地周期短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其中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 更好服務市場主體的實施意見》以及《關于以新業態新模式引領新型消費加快發展的意見》中,均將互聯網診療界定為消費新業態,要求進一步放寬互聯網診療范圍,大力推進新業態發展。由此可以看出,相比起2018年的定調政策,這兩個文件更加肯定了互聯網診療服務在經濟運行中的作用,具有更強的產業發展意義。


另外,關于打通醫保線上支付的政策是不可忽視的一點,也是整個互聯網醫療行業突破瓶頸的一點。眾所周知,以往的互聯網醫療行業發展緩慢,不僅跟患者教育遲緩有關,更重要的是支付方沒有“入場券”,使得整個行業發展并不美麗。


如今,隨著各省市陸續落地這一政策,患者在進行線上就診時,同樣也能享受醫保報銷政策,極大促進了患者的線上問診積極性,為醫院帶來的直接利好顯而易見。


在“政策+需求”的雙輪驅動下,很多公立醫院也加速擁抱互聯網,其中不乏頂級醫院。據統計,截至2020年12月底,全國100強醫院中,已有71家開通互聯網醫院或互聯網診療服務。由此可見,未來“云看病”大爆發的情況應該不會太久了。



國內互聯網醫院運營模式,醫院與企業如何平衡?

"如果能夠在健康領域做好,無異于再造一個京東。"劉強東多年前曾放出豪言。

 

由此可窺見健康醫療行業巨大的市場潛力。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詢公司對數字醫療健康市場規模的預測數據,2019年的市場規模在2000億左右,2030年則能達到4萬億,如果進行拆分,可細分為線上藥房、數字醫療基建、線上企業服務、線上問診和消費醫療等若干板塊,其中線上藥房占比最大,接近30%。

 

根據《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(試行)》第十二條命名規定的不同,國內互聯網醫院的主要運營模式應分為 3 種。

 

1、互聯網企業模式:互聯網醫療平臺的線下依托

 

該模式一般由一家互聯網企業發起,依托其互聯網醫療平臺,建立或收購一些社會辦實體醫療機構,集聚各地醫生資源,醫生在平臺以多點執業的方式提供互聯網診療服務,執業行為原則上與其主執業機構無關。

 

2、實體醫療機構模式:實體醫院的線上延伸

 

該模式是由一家實體醫院發起,通過自建互聯網醫療平臺,直接面向公眾開展互聯網服務。該類互聯網醫院的建設、運營、管理等由實體醫院負責,互聯網企業會提供技術支持等其他輔助性支持工作。很多大型公立醫院都會采取這樣的模式。

 

3、實體醫院+互聯網企業模式:兩者的資源融合

 

該模式是由一家或多家實體醫院和互聯網企業共同發起,互聯網企業建設第三方平臺,實體醫院安排醫務人員在平臺上開展線上服務,并負責線下的連續性診療。兩者通過合作協議,約定互聯網醫院運營中各自的權利和義務。

 

市面上有很多醫院雖然上線了互聯網醫院產品,但運營效果并不理想,一方面是因為傳統實體醫院面對“互聯網+”這類新興事物,還在逐步適應以及探索更理想的運營模式。

 

因此目前市面上的互聯網醫療企業運營模式主要以前兩種為主,通過互聯網技術實現線上就診全流程。第三種模式更關注線上咨詢,以輔助問診、預防的目的為主,這類模式目前在市面上較少,仍處于探索階段。

 

從國家政策以及整個行業“萬物互聯”的趨勢來看,互聯網醫療的發展勢在必行?;ヂ摼W醫療企業發揮運營與建設的優勢,實體醫院把控醫療領域的專業方向,共同整合渠道、終端、產品等各方面資源,形成體系與合理的營收模式和利潤分配方式。


互聯網醫療,未來可期

2020年,需求爆發、政策頻出、資本涌入,疫情帶來的流量紅利無疑為互聯網醫療注入了新的生機與活力,使互聯網醫療引來爆發。在這個涵蓋“醫、藥、險、數據”的大體系中,市場前景無疑是廣闊的。

 

目前,互聯網醫院“政策推動多、建設數量多、用戶和業務量多”的三多現象,證明了醫療健康基礎實施已逐步展現。隨著互聯網醫院的逐步發展,“醫共體”的建設也開始被各界關注。將互聯網醫療加入“醫共體”中來,實現醫療資源共享、醫患數據互通,改善基層醫療資源稀缺的情況,進一步優化醫療資源配置,形成上下聯動的健康共同體。乘著“互聯網+”的東風,醫共體或許將是未來互聯網醫療的博弈點。

 

二十年浮沉,行業變幻,百舸爭流?;ヂ摼W醫療從最初的躊躇試探,到如今線上化、一站式的蓬勃發展,一路走來,緩慢卻堅定。2021,互聯網醫療最終將如何發展,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。

 

在接下來的互聯網醫療長跑賽中,巨大的發展機遇與激烈的行業競爭必將同行。